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妹妹色_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_狠狠操狠狠干狠狠射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六十三章
 

    十景缎 第六十三章

    时间:2018-05-14 向扬大吃一惊,连忙缩手。凌云霞被他触及胸部,羞不可抑,一颗心忐忑不安,不知向扬待要如何。   向扬却只停了一停,继续包扎好布条,动作小心翼翼,未再碰到凌云霞身上肌肤,将伤口处理妥当,说道:「凌姑娘,可以了。」凌云霞 嗯了一声,低声道:「谢谢。」心中忽然觉得有些空蕩蕩地,微感失望,然而为何会如此,自己却也说不上来。   却见杨小鹃趴在凌云霞身前喘着气,越发急促,大声呻吟,药力已经发挥到了颠峰。凌云霞抱起杨小鹃,轻声道:「四妹,你忍耐些,等 华姑娘带解药回来,便没事了。」杨小鹃仍是婉转哀鸣,连声哭叫:「向哥哥……向哥哥……小鹃想要你啊……呜……呜呜……」   凌云霞无法可想,转头说道:「向少侠,你来想想办法。」向扬从凌云霞手中接过杨小鹃,轻声说道:「杨姑娘,你觉得怎么样?」杨小 鹃感觉到了向扬身体的男子气息,登时血脉如沸,兴奋莫名,欢声道:「向哥哥,是向哥哥……好棒……好棒喔……小鹃……小鹃要向哥哥进 来……」说着说着,两只玉手上下抚摸向扬胸膛,脸蛋往他颈边不住厮磨,依恋之极。   凌云霞看了,不禁脸上一红。向扬看看凌云霞,又看看杨小鹃,心中甚是尴尬,低头说道:「杨姑娘,你把持住,等我师妹……」杨小鹃 却充耳不闻,抬头吻着向扬嘴唇,发出「唔唔」的声音,柳腰扭动,湿答答的私处往裤子底下的阳物不停挑逗着。   向扬斜眼一望凌云霞,见她满脸羞红,神情似笑非笑,当下急忙推开杨小鹃,喘了口气,道:「凌姑娘,在下……在下得帮杨姑娘她发洩 一下,不然只怕她支持不到师妹回来。」凌云霞神态忸怩,道:「你只管做啊,我能说什么?」   向扬定了定神,将杨小鹃搂在怀里,让她尽情摩擦自己的阳具所在,双手慢慢下移,又摸到了那小而圆滑的屁股上,大力捏着充满少女触 感的香臀。杨小鹃娇躯一阵颤抖,伏在向扬的胸前,肩头大力起伏,高声呻吟:「真是……舒服……啊啊……好舒服喔……嗯、嗯、向哥哥的 那里……硬起来了……」   杨小鹃的身体在药力催动下,实在太过诱人,向扬岂能不起遐想?下体自然昂然奋起,几乎要冲破衣裤一般。杨小鹃眷恋地爱抚向扬的胸 肌一阵,慢慢退下身子,去拉他的裤子。向扬的手也顺势摸到了她腰侧、乳下,给予她强烈的刺激。   杨小鹃连连喘气,用力拉了几下裤带,一口气把向扬的裤子脱到膝盖,腻声喘道:「就是……这个……大大的、热热的棒子……嗯……嗯 ……」樱唇凑上前去,竟开始舔着阳具下的两个睪丸。   就算是赵婉雁,也因为怕羞,从未用小嘴伺候向扬的阳具,杨小鹃却主动舔舐起来,毫无技巧,只是努力品嚐着这根怒气沖沖的巨棒,又舔又吻,虽然不放进口中,却已让向扬感到刺激绝伦,下身一阵火热,险些破关而出。正自陶醉之时,忽然想起凌云霞还在一旁,侧目一看, 只见凌云霞张大着眼,怔怔地盯着向扬的下半身,双颊火红,汗珠微渗,右手掩着嘴,胸口如浪起伏,看得出来是又惊又羞。   向扬见她这般神情,倒不知如何是好,想把裤子穿回,然而杨小鹃却捨不得离开那巨棒片刻,握一握、吻一吻,从根部到顶端都被她的丁 香小舌舐过了一遍,津液布满上下。忽听杨小鹃喘息道:「向哥哥……这个棒子……是要插在……   嗯……插在小鹃的……身体……里面,对不……对……啊?「   这句话说得向扬血脉贲张,连忙强行克制,道:「不对,不可以这样子。」   杨小鹃脸上现出惋惜的神情,哀怨地道:「可是……它一碰到小鹃的洞洞,小鹃就……好舒服呢……真的……很舒服喔……」   忽听凌云霞「啊」地歎气一声,双手撑地,长髮披开,面朝着地上,大声喘气。向扬一惊,顾不得回答杨小鹃,转头问道:「凌姑娘,是 伤口疼么?」凌云霞低头不答,只是微微摇头,轻轻喘息。   杨小鹃摸着向扬的阳具,怔怔地看着它,突然用力一握。向扬全身一颤,大叫一声,这一下刺激太强,一点阳精迸射了出来,沾在杨小鹃唇上。杨小鹃呆了一呆,伸舌舔了舔,喉头一动,吞了下去,怔怔地问道:「向哥哥,这是……什么啊?」   向扬被她纤纤柔荑使劲一握,便如羽箭搭上劲弓,不得不发,拚命压抑的情慾登时失控,猛地提高杨小鹃身子,一翻身,将杨小鹃压在底 下,叫道:「你那么想知道么?」杨小鹃仍是迷迷糊糊,语音娇腻地呻吟着:「向哥哥……你……你的棒子……碰到小鹃的……洞……了…… 喔……嗯、哈啊……」向扬睁大双眼,一时之间热血沸腾,不及思考,自然而然地抓住杨小鹃腰身,不顾一切,下身对正她股间的秘境,便要 狠狠冲刺过去。   凌云霞失声惊叫:「向少侠,不要这样!」向扬耳闻惊呼,不觉一震,连忙离开杨小鹃身子,坐在一旁,心下暗骂自己:「该死,该死! 我应当等师妹夺要来救杨姑娘才是,怎地自己先管不住了?」当下竭力收慑心神,吐了口气。   但是这一连串的调情下来,杨小鹃越来越是放蕩不堪,不停挑动人心慾念,向扬只觉下身满灌热血,胀得厉害,若是眼前之人是他心爱的 赵婉雁,自然毫不犹疑,马上让她身登极乐,但是要与懵然不知处境的杨小鹃行此欢好之事,却非他所愿为,唯有拚命忍耐,不让腾涌的阳精 夺门而出。   凌云霞见向扬咬牙切齿的神情,只道自己出言阻止,令他不快,又见他低头剧喘,下身却是昂然挺立,势如怒火高张,心里既感紧张,复 觉歉疚,低声道:「对不住,向少侠,可是四妹她既然有救,我……我就不能让她失身。」向扬道:「在下知道,刚才是我失态,该抱歉的是 我才对。」说着深深呼吸几下,想让下体胀痛稍减。   却见凌云霞抿着嘴,眼光朦胧,忽然移近向扬身边,低声道:「向少侠,不太好受罢?」向扬见她靠近过来,不禁一怔,自觉不该任那东 西在不相关的姑娘眼前耀武扬威,当即稍加遮掩,道:「没关係的。」   凌云霞目光如水,眼波盈盈,轻轻低下头来,细声说道:「如果……如果忍不住的话,让小女子为向少侠纾解一下好了。」此言一出,当 真把向扬吓了一大跳,连忙道:「凌姑娘,你别说笑……」凌云霞却缓缓解下裙带,轻声道:「向少侠,请你随意发洩吧……」一边害羞地掩 住半边脸,一边将下半身衣物逐件脱去。向扬心中猛地一跳,急忙伸手捉住她右手腕,叫道:「凌姑娘,别这么做!」   凌云霞左掌自脸颊下滑到了胸前,按着急促起伏的胸口,低声道:「拜託……向少侠,请你尽量来……好吗?」向扬听凌云霞语音微带颤声,美艳的脸上满是期盼心焦之态,不禁心神动摇,下身更加精力瀰漫,像在催促向扬快快行动。   凌云霞满脸羞涩,说道:「你……你觉得我很不要脸……对不对?」向扬脱口而出:「是啊。」随即发觉失言,登时感到难堪之极,接着 道:「不……在下只是觉得,男女之事,不该如此轻率。」   却听杨小鹃又浪声呻吟起来:「向哥哥……快……快……小鹃的洞洞好痒喔……唔唔……实在……受不了了……啊、嗯……」凌云霞双颊 发热,道:「向少侠,你真的不想么?」向扬道:「在下不能行此苟合之事。」凌云霞嗯了一声,朝杨小鹃看了一眼,穿好裙子,默然垂首。   向扬见她神色大有哀愁幽怨之意,颇觉过意不去。眼见她明艳照人,体态秾纤合度,清秀处不如赵婉雁,却更胜几分娇艳,于巾帼庄四位 庄主中实是最美的一位,但他对凌云霞本无情意,心中又已有了赵婉雁在,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献身,实在不能就此接受。   这么一来,石室中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向扬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忽听华瑄的声音自上面微微传来:「向师兄,向师兄,开门啊!」   凌云霞抬起头来,低声道:「华姑娘回来啦。」向扬点了点头,穿好下身衣物,开了机关。华瑄立时从上面跳了下来,手中拿着两件女子衣衫,一件交给凌云霞,道:「凌姐姐,这是你们庄里的,赶快穿起来。」又连忙将另一件盖在杨小鹃身上,说道:「向师兄,你帮杨姐姐穿 好,我去拿水!」   说着转身便跑。向扬叫道:「且慢,师妹,解药已经拿到了么?」华瑄回头笑道:「当然拿到了啊,所以才要去拿水,好让杨姐姐服下啊 .」   却听上面一个男子声音叫道:「不必上来了,我这儿便有带水。小丫头,你快快给她们穿好衣服,我可要下来了!」华瑄对着出入口叫道 :「不行啦,再等一下,杨姐姐还没穿好呢!」那人大声骂道:「他妈的,快点行不行?」   华瑄将一个白色小瓷瓶交给向扬,道:「向师兄,这是解药。」又拿出另一个小瓶,道:「这是害人的药,一起搜过来了,你先拿着,我 帮杨姐姐穿比较快。」   向扬接了过来,讚道:「师妹,你本领当真不小,这么快便夺到解药。」却听上面那人大声叫道:「呸,这小丫头差点要被逮着了,要不 是大爷我赶到,能拿到解药才怪!」   华瑄脸上一红,伸伸舌头,道:「向师兄,那是慕容姐姐的哥哥啦。」   向扬微觉吃惊,道:「是大慕容么?是他帮你的?」华瑄道:「是啊。」说着已替杨小鹃束好了腰带,叫道:「好啦,你下来吧!」   只见一道青影电射而下,这一跃落下得迅速异常,一个面色冷峭的青年男子已站在向扬面前,目光回扫四周,看过了凌云霞和杨小鹃,便 紧盯着向扬,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向扬见他一现身便大显锋芒,心中暗道:「大慕容名满武林,架势果真不凡。」   一拱手,道:「多谢慕容兄相助。」慕容修嘿嘿一笑,说道:「免了。」眼中忽尔精光大现,右袖一动,陡然飞起一掌,呼地一响,直劈 向扬胸膛,竟是极其凌厉的杀手。向扬反应快绝,雷掌反击而出,掌心硬碰对方掌缘,一声闷响过去,两道巨力同时震回,各自退了一步。   慕容修一挥衣袖,哈哈一笑,道:「小子,身手相当了得啊,比你那文渊师弟更加高明。」向扬手臂微微发麻,心中亦惊佩慕容修功力之 深,笑道:「慕容兄也是名不虚传。」   慕容修解下腰间一个皮囊,丢给华瑄,道:「水在这儿,小丫头,接着!」   华瑄轻轻接住,道:「向师兄,来帮杨姐姐服解药啦!」向扬道:「好。」   打开那装解药的瓶子,倒出了些许药末,忽地心中一动,道:「师妹,这确然是解药无误么?那康楚风便这等容易交出来?」华瑄微笑道 :「是解药没错,怎么拿到的,等一下再告诉你,先给杨姐姐服下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