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ckplayer在线视频_妹妹色_哥哥干哥哥色狠狠操_狠狠操狠狠干狠狠射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一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一章

    时间:2018-07-22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小依没有关係!你们先让她走……」   玉彬和小依这对俊俏的夫妻,被一群男人强行掳到一座铁皮工厂内,小依被阿宏和麦可推到在墙角,玉彬被山狗从背后扭住手腕,痛苦的对着袁爷等人叫骂着。   袁爷不怀好意的冷笑着道:「哼!放了她!你把欠的钱拿出来我就放人!」   玉彬脸上一片惨白,嘶哑的说:「现在……现在我没钱!不过我一定会还。你们先放小依走!不关她的事。」   「哈……」六个男人面目狰狞的大笑起来。   「没钱……也可以!反正很多人从很早前就已经喜欢小依了!不如……让大家快乐快乐吧……嘿嘿。」   「你……你们原来……是有预谋……畜牲!让她走!大不了……大不了我的命赔给你们……」   玉彬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袁爷和沈总设下了陷阱让他投资,导致今天负债纍纍而被绑来这里,原来都是为了染指小依,不禁又气又急的发抖起来。   袁爷拿起一把铁棍往玉彬的肚子上一捅,玉彬惨叫一声,苍白的脸痛得扭曲变形,双腿都软了下来,山狗拎着他的颈子,强壮的手臂从他跨下穿过抓住他的要害狠狠的把他瘦弱的身体提起来。   「哎啊……」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受到攻击,玉彬更凄厉的哀号起来。   「安静一点!」泉仔怒斥一声,双手左右开弓。   「啪!啪!啪……」不断落在玉彬的双颊,打得他脸上都是鲜红的掌印,鼻子和嘴角都喷出鲜血。   「住手!」小依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凌虐:「不要再打他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才是他们想要的,为了丈夫的安危,她努力的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流露出恨意的大眼睛瞪着袁爷一群人。   「你们放过他吧……我知道你们要什么,我人就在这里……随便……随便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先放了我丈夫。」   小依双唇苍白的颤抖着,透明的泪水已经在眼眶内蕩漾开来。   「坐下!」袁爷冷酷的命令小依。   小依像待人宰割的羔羊般并着修长的一双腿,紧靠着墙壁顺从的坐到地上,一大截白皙的大腿从掩不住的短裙下暴露出来,原本可以展露动人双腿的穿着,现在竟然成为她心中最后悔的事。而那六只禽兽看到这个美丽的少妇被迫顺从的动人模样儿,加上她丈夫将在一旁眼看着妻子任人淫虐的玩弄肉体,更让他们无名的兴奋起来。   麦可和山狗搬来一张桌子,阿宏走到缩在墙角的小依前面,庞大的身影笼罩住她的视线,小依心中充满了恐惧,但倔强的个性仍使她强装镇定。   阿宏看着跪坐在他脚边、明明已经害怕得发抖,却还任性的瞪着大眼睛的美人,兴奋之情更逸在他肥胖的脸上。他淫笑着弯下腰,两只魔爪伸向怯生生的小依,小依本能反应的往墙角缩,但是后面已没有退路了!   她嫌恶又害怕的扬起下巴尽量将脸转向一边,光是看她这种样子,阿宏胯下的那根肉棒就早已硬梆梆的顶起裤子,汗湿的巨掌抚摸到小依光滑修长的大腿。   「哼……」小依紧紧的闭上眼哀喘一声。   这是第一次被厌恶的男人碰到不该碰的肌肤,阿宏却无耻的以为她的反应是因为他的爱抚,反而更轻薄的爱抚起来。他的呼吸浓浊而急促,听在小依耳中觉得好可怕和噁心,她咬着唇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背部也紧贴在墙上拚命的屈起双腿,阿宏在她大腿上乱摸,最后竟还要伸进窄裙内。   「不……」   手指抚到滑嫩臀肉的剎那,小依再也无法忍受的喊叫出来,阿宏看到她如受惊小鹿般的反应,更加故意的用力的捏抚丰满的屁股肉。   「不要了!……你住手啦……」   小依哭着哀求,双手拚命的压着自己的裙子,但是一点也挡不住男人霸王硬上的蛮力,阿宏汗湿粗糙的手掌硬是伸进她两条死命夹住的大腿缝隙,大腿内侧的肌肤更是粉嫩。   「张大一点!臭婊子!」阿宏食髓知味的扳开她一双修长的腿。   「呜……住手……」   晓伊两只玉手紧紧的扯住裙子的两边,但是裙摆已在拉扯中被褪到接近大腿根部,双腿间白色的内裤早被看到了,阿宏喘着气眼中布满血丝,一只手扳住小依的膝盖、一只手掌在她大腿根部恣意抚摸着柔滑的肌肤。   「不要……住手……」小依仍不认命的在挣扎。   被厌恶的男人摸着这种地方,让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阿宏!抱过来大家一起玩嘛!自己一个人享受啊?」袁爷突然出声了。   「是!」阿宏放开小依恭敬的回答。   刚被欺负过的小依屈着身子缩在墙角,激动的啜泣着,一手压着裙子一手护着胸口。   「臭婊子!合作点!不然先修理你的男人。」阿宏转过身来大声的对着她斥喝。   小依娇躯不住的颤抖,泪水收不住的滚下来,阿宏弯下身抓住她的腿弯和肩头,小依本能的缩紧身子屈起双腿想要躲开。   阿宏怒斥道:「你不想让你老公活命了吗!」   小依从没感到自己这么无助和害怕过,周围的男人对她的身体虎视眈眈,自己如果反抗还会为丈夫带来不幸,脑中一片混乱和空白,只能放弃挣扎,闭上眼任由他们处置吧!   阿宏抱起她,走到屋内中央的一张大桌上将她放下。小依怯生生的斜坐在桌上,她没有勇气看週遭的人事,男人的身影从四面向山一样的笼罩着她。   袁爷姦淫的笑着说:「那你就先让我们看看你的身体吧!自己脱,一件都不能留,不然我就剁掉这个男人的老二。」话说完就一刀挥下,在阿彬的大腿上划了一条血口子,玉彬马上抱着腿哀号了起来。   袁爷残忍的笑着道:「这是给你妻子看的,叫她要乖乖听话,不然你就有苦头吃。」   小依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刀割,不禁失声的哭喊起来:「住手……求求你住手……我会乖乖听话的!只要你们能高兴,要我怎样都可以。」   看到丈夫被这些人残害身体,原本强装的镇定再也无法襟持下去了,失声的哀求着眼前一班凶淫的男人:「我脱,我会乖乖的脱……你们不要再害他了。」   她怕这些人一不满意又再对丈夫下毒手,于是慌忙的开始解开胸前的钮扣。上身穿了一件贴身的粉色上衣,下半身是白色的短窄裙,丰满的酥胸紧紧裹在衣服内,腰身却是细瘦而欣长,使人不禁想强行从背后搂住让她无法抵抗。芳心大乱的小依一边解开钮扣、还不时紧张的扯扯裙子怕曝光。   但悲哀的是,裙子实在太短又太窄,她一坐下来就不听话的往上缩,诱人的大腿几乎要露出到臀部了,这样性感又美丽的少妇就被他们围在中间任由他们处置,所有男人一时间亢奋的盯着她直吞口水,现场只有浓浊的呼吸声。   胸前的钮扣一颗颗鬆开,原本紧绷的衣襟愈来愈往下的向两边敞开,被乳罩包围住的乳房白皙丰满、乳沟又深又紧,没想到她的肩膀和腰身如此纤瘦,乳房却这么饱满丰润,彷彿要将衣服绷裂般的诱人。   在场的男人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小依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一想到是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逼迫宽衣,就让她羞得全身发热。   「……原谅我……玉彬……」   对不起丈夫的愧疚感从心中扩散开来,难过的感觉使她週身盗汗、连头皮也开始发麻了,她没有勇气抬起头,垂着泪珠在男人们注视下,一吋一吋剥开自己的胴体……   扣子都解开后,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一口气、从香肩上解下衣服,再慢慢的从手臂上褪下来,冰肌诱人的胴体上还有一袭细肩带低胸的丝薄内衣,小依忍不住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胸前,饱满的乳房却被压挤的更诱人。   「抬起头来!」袁爷用手指抬高小依的下巴。   她噙着泪,目光哀羞的望着桌面,一边的肩带悄悄的从雪白的香肩上滑落下来,女人最性感的部位吸引住这些人的目光。   但是袁爷一点也没被她动人的神情所感动,他粗暴的捏着她俏丽的脸颊淫虐的道:「再脱啊!想撒娇吗?先把里面的奶罩脱下来,再脱裙子!」   小依羞得哭泣起来:「可不可以这样就好?人家……会难为情。」   「住……住手……小依……快穿上衣服……不要听这些禽兽的话……」看到妻子被这些淫匪强迫宽衣取乐,玉彬不禁又羞又愤的狂吼起来。   「住嘴!废物!」   山狗一回身用脚狠狠的踩住玉彬的下体,玉彬马上双眼翻白痛苦的哀号。   「住手……住手……我知道怎么做……」   山狗踩着玉彬,淫笑的看着衣衫凌乱的小依,小依避开男人们邪恶贪淫的目光,认命的伸手到衣内解开无肩带胸罩的勾子,丰满柔挺的两团乳房立刻弹跳出来。闷热的天气加上羞耻,使得身体被汗湿透了,饱满的肌肤黏在衬里内面而印出若隐若现的肉色,微微颤动的肉团上,有两点可爱的粉红凸起。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小依羞得浑身发烫颤抖,紧紧的拥着自己柔软的酥胸,悲伤的抽咽起来。   她无助的模样却只是增加别人眼中的性感和亢奋,山狗激动的吼道:「继续脱!让我们欣赏欣赏你每天跟你老公抱在一起干那种淫蕩勾当的身体,嘿嘿!」   袁爷兴奋的满脸通红。   小依的泪珠滴在胸前浸湿了薄衫,乳房诱人的肉色变得更透明,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没有逃掉的可能了,即使哭的再伤心还是要继续脱下去,一直到一丝不挂为止。她认命的解开裙钩,伸直修长的双腿用脚尖踮高臀部、咬了咬唇、颤抖的脱下窄裙……   「哇……真美!」只听男人们发出兴奋的歎息。   一双均匀而修直的美腿完整的展露出来,从脚趾、小腿、大腿到臀部呈现出完美而赏心悦目的线条,小依羞惭的转过脸,现在她的下身只穿着一条性感高岔的蕾丝内裤,紧张和闷热使得大腿内侧湿黏黏的都是汗水。   「真是正点,该怎么开始才好呢?」袁爷一手放在小依的肩头上,自顾着说着。小依颤抖的搂着胸口,近乎半裸的甜美肉体,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被残忍的观赏。   「脱掉身上这件碍事的东西,臭婊子!穿那么多干嘛?」袁爷突然大声的在她耳边咆哮。小依被突如其来的斥喝吓了一跳,袁爷却已扯住她肩头两边的细肩带用力往下扯。   「呀……」小依哀叫一声,身上的遮蔽应声的被扯裂开来。   袁爷将手中的两片薄布扔在地上,凌乱而惊慌的小依双手紧紧的护卫着丰满的酥胸。山狗斥喝道:「手放下来!」粗暴的抓住她的细腕将她的手拉开压在桌子上。   「不要看……」小依又羞又怕的闭起眼睛,将脸转向一边。   迷人的胴体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男人面前了,富有弹性的丰满乳房还在颤动着,粉红的乳尖更是吸引住大家的目光。   「让大家鑒赏鑒赏你的身体吧!」山狗紧紧的挽住晓伊的双臂,使她肩头不得不往后缩,更加的挺出诱人的乳房。   「真是淫蕩啊!这种乳房一定常被男人吃豆腐吧?」   「乳头的形状很不错、颜色也很漂亮,一定常去保养吧?」   男人们一言一语的讨论着,可怜的小依羞得玉指紧紧掐住山狗的手臂。   「不要看了……求求你们……」她拚命的摇头乞求。但身体一动,那两粒饱满圆润的乳房也跟着晃动起来,缀在上面的粉红嫩蕾起让人眼花撩乱。   泉仔兴奋而结巴的说道:「干!这妞其它地方这么苗条,奶子竟然这么有份量,真是难得的好货。」   小依的肩膀相当纤瘦,有两个深深的肩窝,但乳房却是丰满而坚挺。腰身纤细而欣长,缀在平坦小腹上的小巧肚脐眼儿紧实细緻。沿着动人的曲线看下去,细腰到圆润的臀部展现优美的弧度,股沟又紧又深,这样饱满的屁股使得修长的双腿更加迷人。而美腿尽头的裸露玉足上各踏着一只黑色细边的高跟凉鞋,鞋带已经鬆掉了,玉雕般的白嫩脚趾一根根勾住鞋缘,更加引人兴起蹂躏她们主人肉体的慾望。   小依当然不想去激起或挑逗这几只禽兽的淫慾,但是她天生的美丽动人,还有现在这种又羞又恨的迷人模样,却让这五只禽兽变态的淫慾愈来愈高张。   「我可以先来吗?」阿宏猴急的看着袁爷,万般期待的问道。袁爷微笑的点了点头,阿宏迫不急待的扑到桌上,小依一直往桌边缩,但是桌子面积不大,跟本没让她有闪躲的空间,因此一下子就阿宏抓住压在桌子上了。   「不要……求求你……」   她拚命的转过脸去避开阿宏的脸,阿宏怎可能放过到手的美人。他毫不客气的搂起她纤细的腰身,将温暖的胴体拥向怀里,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满足的享受着温香肉体的美好触感,小依感到自己赤裸着身体在丈夫面前被别的男人搂得紧紧的,一种极度的羞辱和对丈夫的歉疚让泪水忍不住一直涌出来。   「张开嘴!我们来亲一个。」阿宏将她的脸转正命令着。   小依怎可能愿意和他四唇相接,更何况还在丈夫面前。于是她倔强的紧抿着朱唇,眉头也因用力而蹙起来。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两边的颊骨。   「唔……」小依痛得屈服而张开小嘴。   「真不错!舌头也要伸出来!」阿宏大声的斥喝。   晓伊眼角流着泪,怯生生的吐出濡湿的嫩舌,洁白可爱的贝齿和粉红香滑的嫩舌引起阿宏强烈的慾望,他喘着气低下头、双唇对着小依的小嘴压下去。   「唔……」   先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嫩舌,可爱的舌头上丰富的津汁又甜又甘,阿宏兴奋的气喘如牛,而可怜的小依也噁心的直发颤,舔遍了整条舌头后,阿宏进一步将那条香滑的嫩舌吸入口中。   「嗯……」   晓伊痛苦的皱紧眉头发出闷叫,阿宏的嘴发出强大的吸力,几乎要将她的舌头吞进去,男人口鼻的臭味直接灌入她的鼻孔和小嘴,口水也流进她的口中。   「唔……啾……唔……」   他上上下下的吸吮着小依的舌头,好像永远都不会吃腻似的。   「真好吃……」   折磨了一阵子,阿宏终于鬆开小依的舌头,小依激动的想转过脸去吐乾净口中的唾液,但是阿宏并没给她机会,他再度佔据住她的小嘴,这次是直接吸住柔软的双唇,舌头顶开她洁净的齿床,深深的搅入香软的口腔内。   「唔!……啾……」   小依真想就此死去,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和男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那肥粗的臭舌像肌渴的泥鳅,贪婪的在她口中索求,每一颗珍珠般洁白的牙齿都被舔过了,甚至还伸到她食道入口处蠕动。自己的唾液被吸走、男人的唾液涌进来,小依想吐出流入她口中的骯髒黏液,但小嘴却被紧紧的佔据,只能往内吞而吐不出来。   「真好……」阿宏痛快的强吻了小依后,边舔着嘴角残留的津液,边用意犹未尽的语调讚歎着,小依只能在他怀中委屈的啜泣。   「来吧!不能只有我们两个快乐!你要让大家都满足才可以!」阿宏对着小依说。   小依慌乱的摇头:「不可以……不要。」   阿宏粗暴的把她压在桌上狠狠的对她说:「你敢不听话!你的男人就会……嘿嘿。」   一提到会对她丈夫不利,小依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孤立无援,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无法和这些禽兽对抗,唯一能帮丈夫解围的就只是让他们尽情的糟蹋自己的身体,但是……要在丈夫面前活生生的被……   一想到这里,小依根本不敢再往下想。   怎么办呢?小依可怜的咬紧下唇低头啜泣起来。   阿宏用恐吓的语气说道:「到底怎样?你要回去可以啊!现在就走!明天再来帮你的男人收尸。不过可能要分好几个地方才找得齐哦!」   玉彬愤怒的挣扎吼叫:「不要听他们的!你快把衣服穿起来快走!你再这样让别人随便动身体……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原本已芳心如麻的小依,又听到丈夫说的话,一时间更是六神无主的不知如何是好,她委屈的垂着泪柔声的对玉彬倾吐:「玉彬,人家……该怎么办……」   此时山狗突然冲过去一脚踹在玉彬的肚子上,玉彬发出像杀猪般的哀嚎,小依目睹丈夫又被痛殴,心疼又着急的哀求着这些男人:   「不要!不要再打他了!求求你们……我是你们的……随你们怎么样吧……你们不要再打他了!」   山狗这才抬起踩在玉彬肚子上的脚,玉彬像条垂死的鱼一样捧着肚子在地上抽搐。   「来吧!躺下去。」阿宏抓着小依纤柔的肩头将她压倒在桌上。小依柔顺的躺了下去,但是泪湿的俏脸却自始都转向一边,桌旁的地上都是从她身上被脱下撕裂的衣服。   小依几近赤裸裸的躺在桌面上任人宰割,现场充满了野兽般的喘息声和说不出的残虐煽情气氛,麦可在桌子一头握住小依两腿的细踝,慢慢的向两边拉开。   「不……」小依哀羞的轻喊着,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反抗。   小腿先被分开,大腿还矜持的紧夹着,但已看得到腿根中间被内裤裹住的肥美秘境。   「不要出力!大腿也要张开。」麦可命令小依。   小依咬着唇忍受这无边的耻辱,她知道自己不合作丈夫就会吃苦头,只好认命的鬆开大腿根。   「哗!湿了耶!原来她也蛮喜欢的嘛!」一群男人凑过来看小依胯股,白色裤底在裂缝的中央位置上竟有一点湿渍。   麦可改抓住她的双膝将她的腿向两边推开。   「啊……不要……」小依羞的想用手去遮掩,但双手马上被拉到头顶压在桌上。   麦可跟旁边的人说:「看清楚点!不要客气。」   「呜……」小依除了啜泣外,一切都无能为力,两条腿成M字型的在空中分开。   「摸看看会怎么样。」阿宏伸出手指压在湿掉的那一点上。   「哼。」小依的腰脊马上往上挺起来。   「好软!烫烫的。」阿宏一边用手指压按着饱满的部位,一边向其他人说。   「不……哼……不可以……哼……」小依难堪的哀求着。   「这样有什么感觉呢?」阿宏问着小依,手指沿着裂缝的位置不停的来回划着。   「不行……嘤……啊……」小依的呼吸愈来愈急促,长腿细腰丰乳的身体在桌上扭动。   「湿出一条线来了!真的有这么好吗?才用手指而已!」阿宏兴奋的喘息。   可怜的小依胯股间饱满的部位隔着布料已拓出一条湿痕,修长的双腿一振一振的踢动,却被麦可牢牢的抓在手中,脚趾头也弯曲了起来。   阿宏缩回手指放在鼻头沉醉的闻了一下,指尖残留着少妇特有的爱液气味。小依的身子还没平复过来的轻轻抽动着,又被进一步轻薄的她,心情激动的在伤心啜泣,但是麦可马上又对她展开更无情的攻击。   「这种姿势更煽情。」他双手改抓住小依靠近脚踝处的小腿肚,往小依头部的方向往上推高。   「哼……不要。」小依本能的挣扎。   腿被推高到膝盖都压到柔软的酥胸,雪白的大腿根和胯股间的秘境,毫无抗御的展示出来。   「真不错啊!你抓着吧。」麦可对着另一头的王叔说。   王叔接过小依的美腿,将她两片脚ㄚ脚掌对脚掌的压在一起紧抓在右手,可怜的小依两条美腿竟然像O字型的丑陋仰开,腿根间的风光只差一点就要完全绷裂出来了,那裹在薄薄布料内的丰满秘境,让男人盯着它猛吞口水。   「不要了……你们放开人家……不要看……」   小依在丈夫面前被人弄成这种姿势,羞得猛摇头乞怜。麦可却更故意的扶起她的头,让她自己看得到自己的下体。   「不……」   她羞的想晕过去,内心恨死自己今天为何要穿这么煽情的小裤裤,原本是要讨丈夫欢心,现在却……   那特别设计得窄细的裤底,在这样的姿势中根本连耻丘都无法完全盖住,饱胀的嫩肉从裤边露出来,还有几根阴毛也跑出来了!   耻丘中央濡湿的肉缝紧黏在布料上,印出明显的沟痕。   「不要了……」羞耻的感觉使她忍不住扭动挣扎。   但不动还好,一动之下,原本还能遮蔽住肉缝的裤底,有一边的蕾丝竟慢慢陷入湿软的裂缝中,皱嫩的肉瓣像被雨水打湿的娇艳花朵,一点点一点点的从蕾丝的缝隙中钻出来。充血的阴唇是火热的,露在外面接触到凉凉的空气。   「啊……放开我……」她哀羞的悲鸣出来。   如果她手能动的话一定会马上去遮掩,但现在双手都被拉到头顶紧紧捆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原本只有心爱的男人才有机会看到的最私密之处,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   麦可一双手掌捧起小依诱人的屁股,进一步将她的下半身往上推高,然后用身体顶着她的腰背,强壮的手臂紧搂住纤细的腰身,王叔也配合的将她的脚背往下压到桌面,小依真正体会到身体被弯曲成脸对着屁股的难受感觉,胸口的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痛苦的呻吟。   「真美的身体!」男人们讚歎着,被拉直的双腿又直又白,连脚掌和趾头都那么精緻迷人,王叔再向两边拉开她的腿。   「嗯……不行……」小依辛苦的微弱哀鸣。   大腿最根部的白嫩肌肤紧绷而更显诱人,一半的裂缝已露出来了,外围的唇肉颜色略深,但隐约可见到肉缝内壁是漂亮的粉红色,几根细细的阴毛黏在湿漉漉的肉片和溪缝中。   「真是的!竟然湿成这样!嘴巴还说不要呢!原来早就希望被弄了。」麦可用手指在那美丽的花瓣上沾起一丝黏汁。   「没有……」小依无力的辩驳着。   她也不知道那里为什么会湿,明明很讨厌这些人的,但是却没有办法否认肉缝湿答答的事实。   这几个男人看到小依迷人的溪谷泛出蜜汁,更是有一种从未有的兴奋和变态快感,想不到这样一个在老公眼前被如此淫虐的妻子,竟然还会有快感。   「这个女人真不知羞耻呢!在老公面前被弄成这种姿势,肉穴还会湿成这种样子,看来是想被强姦想了很久了!嘿嘿……」袁爷和王叔邪恶的用言语挑逗和羞辱着小依。   「呜……不……不是……」小依拚命的挣扎摇头想要否认,两条腿也拚命的想抵抗,但以她柔弱的力气根本敌不过男人的压制。   倒是王叔看到手中一对美丽的脚ㄚ不断用力扭动,挑逗得他更是兴奋,他粗暴的除去半挂在小依脚上高跟鞋,赤裸裸的脚ㄚ儿滑溜柔软,足弓高起、脚心空虚,正是最性感的美人玉足,有恋足癖的王叔爱不释手的捏在手中把玩。   「真好!从没碰过这么美的小脚。这是我的!以后我可以每天都玩得到。」王叔激动的把小依的脚掌贴在他脸上,闭起眼睛享受轻轻扭动的温滑触感。   「哼……嗯……」   小依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骚痒,王叔的手掌又厚又粗糙,脚ㄚ被他捏在手中抚揉,小依说不出是讨厌还是喜欢,只是这种麻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不知不觉中她的胸脯起伏的愈来愈快,急喘中也忍不住发出歎息的声音。   王叔看到她有了反应,兴奋之情更溢于言表,他将那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往后拉,将纤柔的脚ㄚ扳直,脚掌心浮出白嫩的筋肉。   「我让你更舒服吧……嘿嘿!」王叔淫笑着。   他平日常想着如何折磨和玩弄女人美丽的足趾,这下可让他逮到机会实地试验了,而且还是这种令男人销魂的美少妇!他五根手指弯成爪子形状,用指甲轻轻的抓在小依的脚心上。   「呀啊……不要……」小依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脚趾头用力的想蜷握住,但是被王叔的手指扳开根本动不了。   「跟我想的一样!真是太兴奋了……嘿嘿!」王叔慾火焚身的舔着乾燥的嘴唇,第二次抓抚小依的脚心。   「呜……」   小依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根本连挣扎的空间都没有,绷直的雪白肉体使得曲线更迷人,王叔一下一下的攻击她娇嫩的脚心,小依除了喘息和哀鸣外完全无法抵抗,乳房、大腿和小腹上都冒出了细汗,修长的腿用力的伸直成完美的线条。   「不……不要……原……原谅我……求求你们……唔……人家会受不了……不行啦……」   王叔放开她的脚趾头,脚趾马上用力的弯曲起来。   「还没呢!」   王叔手指用力的压住她的脚心,那里有一个穴道让小依痛的哀叫出来,脚趾头也没有力气再夹紧了,王叔就把那五根美丽精緻的玉趾送到嘴边一根根的吸吮起来。   「嗯……」小依激动的喘息着。   脚趾被含进这老男人湿烫的口中虽然很噁心,但总比刚才被搔弄来得好,而且王叔的舌头温柔的舔着她每根脚趾,彷彿在抚慰她激动的情绪。